打官司委托代理人申请书怎么写(打官司委托代理人什么意思)

 bxz   2020-10-15 23:12   34 人阅读  0 条评论

中国保险新闻网

近日,浙江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一起交通事故保险赔偿上诉案件。经公开审理,上诉人徐要求保险公司赔偿交通事故损失的请求不成立,维持原判。

事故发生后逃跑

2017年9月22日,徐将其家用车向财产保险公司投保,双方签订保险合同。

同年11月13日14时50分左右,外来人员齐某将投保车辆从海盐县童渊镇开至甘浦镇南北湖。在通过南北湖北门时,在出口外与石头相撞,造成第三人齐某、傅某受伤,车辆受损。出事后,齐逃了出来。2017年12月10日,海盐县交警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认定祁在交通事故发生后驾车逃逸期间疏于观察是事故的直接原因,祁对事故负全部责任。

一审裁定,保险公司履行了提示义务,保险公司被免除责任

经徐投保的财产保险公司申请,一审法院委托杭州市司法鉴定机构鉴定《机动车保险责任免除书》中被保险人(或被保险人)签名盖章处的“徐”签名是否为同一人。本院于2018年6月3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认为上述两份文件中“许”的笔迹为同一人所写。

同时发现,由徐投保的财产保险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供的《机动车辆保险责任免除明确说明书》条规定:“在下列情况下,保险人对被保险机动车因任何原因造成的损失和费用概不负责:交通事故后逃逸;驾驶员、被保险人、被保险人故意破坏现场、伪造现场、毁灭证据的;被保险人或其许可驾驶人的故意行为和犯罪行为。”申请人(或被保险人)在“责任免除书”的签名处有“许”的签名。这个签名是李签名的。庭审中,徐称李是其委托办理车险的代理人。

一审法院认为,徐在某财产保险公司委托他人为其所有的车辆投保,其受托人代为签字并支付保险费。财产保险公司出具保险单,徐与财产保险公司之间的保险合同关系成立并有效。本案当事人之间的主要争议是财产保险公司是否应当对徐的汽车损害承担赔偿责任,即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是否生效。根据《保险法》第27条第二款:“对于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应当在签订合同时作出足以引起被保险人注意的提示,并以书面和口头形式向被保险人作出明确说明;如果没有及时或明确的解释,这一条款就没有效力。”本案中,徐某投保的财产保险公司出具了徐某的保险代理人李签署的保险单和明确的机动车保险责任免除指示,证明其履行了提示义务。许虽然说自己在保险单上的签字是对整个保险合同的确认,而不是对免责条款的确认,并否认在明确的免责声明上签字。但根据徐收到的保险单所附保险条款的条款,财产保险公司涂掉了部分免责条款,徐的保险代理人也在保险单上经投保人签字确认。也就是说,财产保险公司已经证明,提示徐认真阅读保险条款,特别是标有黑色高亮、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徐应充分理解授权委托签字的后果,并承担由此产生的责任。因此,应当认定财产保险公司履行了提示义务,免责条款有效。财产保险公司对徐的损失不承担责任。但是,没有依据让许要求财产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据此,根据《保险法》第17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0条、《民事诉讼法》第64条、第142条,判决驳回徐的全部诉讼请求。

宣判后,徐不服,向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原审法院没有回应徐当庭的证言;保险公司承保的财产保险公司提供的保险单、保险条款、保险免责说明的真实性得到确认,但指出签署时间短,只需签署,免责说明直到一审才看到。原审接受了某财产保险公司提供的证据,偏向保险公司。原审认定某财产保险公司履行了免责条款提示告知义务,适用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所称齐“逃逸行为”与保险事故的发生无关是错误的。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支持许原审请求。

某财产保险公司二审回复:1。原审时许未申请证人齐出庭作证,放弃了举证权利。2.李所签保险单的加粗内容及说明书中的相关内容,可以证明财产保险公司履行了免责条款提示义务,免责条款已经生效。3.根据公安部门的调查,齐酒后驾车,避过酒精测试,然后找人拎包,使得事故原因无从查起,公安部门认定逃逸与事实相符。综上所述,原审事实清楚,适用法律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是正确的。

二审维持原判

二审中,许申请齐出庭作证,以证明逃跑不成立。齐某作证说22日中午喝醉了,晚饭后和妻子同事回家的路上,齐某开了一小段

财产保险公司在二审中提供了海盐县公安局甘普派出所的讯问笔录。经证明,事发前后齐有醉酒或酒后驾车行为,且齐故意避过酒精检测,与他人串通找人装包,与损失有直接因果关系。

邹的证言是对交通事故的陈述,不足以推翻公安部门调查后对交通违法行为的认定;公安部门的讯问笔录,当事人没有异议。

徐与某财产保险公司签订的财产保险合同是依法成立的,各方应共同遵守。保险期间,齐驾驶涉案车辆发生事故。根据海盐县交警大队对事故责任的认定,齐在交通事故发生后有逃逸行为。虽然徐辩解说齐没有构成肇事逃逸,但他的说法缺乏事实和依据,被驳回。

本案中,委托徐为涉案车辆办理保险的李在保险单上签字,可以认定徐已收到保险单及其所附保险条款;在回顾保险条款的构成和体例后,免责部分的字体已被涂黑,只要徐仔细阅读,就足以引起他对这些内容的注意。因此,应当认定为承保徐车辆的财产保险公司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提示义务。根据机动车损失保险条款第七条(免责),财产保险公司对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机动车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这就是保险人将法律及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条款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原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保险法》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及以上分析,应认为免责条款已经生效。此外,肇事逃逸保险人的免责条款也记录在由李签字并由财产保险公司另行印制的免责说明中。因此,徐以财产保险公司未履行提示和说明义务为由,主张免责条款无效,在法律上没有根据,不予采纳。财产保险公司以事实和为依据,驳回了徐的损失赔偿请求

徐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上诉请求未获支持。原审认定事实清楚,法律的申请正确。根据第170条第1款第1项、第《保险法》条的规定,判决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文地址:http://bxzphz.cn/flcs/236457.html
版权声明:本文由互联网信息采集汇编而成,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置。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